第四十三章天地一声哮

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

????一道笛声在峰顶响起。
  
  ????风雨忽然无声。
  
  ????那些笛孔里生出的气流,都是剑,准确至极又毫无遗漏地挡住了赵腊月的手掌。
  
  ????紧接着,更多的剑意从那根骨笛里散出,斩向赵腊月的身体。
  
  ????无数道清脆的剑鸣声响起。
  
  ????太平真人与赵腊月都没有用剑,却仿佛有无数道飞剑正在互相撞击。
  
  ????瞬间,赵腊月的身体上便出现十余道裂口。
  
  ????鲜血还来不及从那些伤口里溢出。
  
  ????被剑意斩落的几丝黑发还在眼前飘着。
  
  ????死亡应该会更早到来。
  
  ????不过这是值得的,青山强者们为她争取到了一线可能,她现在为井九争取到了一线胜机。
  
  ????啪啪啪啪,密集的轻声破裂音响起,那是从天而降的雨珠被一道身影击碎。
  
  ????幽冥仙剑果然是世间最快、最鬼魅、也可以说是最仙意十足的剑法以及身法。
  
  ????井九出现在太平真人的身前。
  
  ????挡在了赵腊月的身前。
  
  ????他没有选择接受这一线胜机,因为那需要用她的生命来换。
  
  ????对他来说这其实是意料之中、情理之中的选择。
  
  ????他还是把自己排在最前面,赵腊月和柳十岁在后面,其余的人依次向后,至于这个世界那在很后面的位置。
  
  ????骨笛里飘出来的剑意,与他的手指在大雨之中相遇,在极短暂的时间里,便相遇了无数次。
  
  ????无数朵极细小的雨花,绽放于他的指间。
  
  ????随着他的到来,青山剑阵的范围再次缩小,把赵腊月震飞出去。
  
  ????他与太平真人隔的很近,承天剑就在身间,伸手便能触及。
  
  ????不分先后,两只手落在了承天剑上。
  
  ????最开始的时候,井九松开承天剑,是因为握之无用。
  
  ????这时候他与太平真人同时握剑,是青山剑阵所迫,不得不握。
  
  ????嗡!嗡!
  
  ????雨水从那两只手握着承天剑的地方溅射而出,形成两个浑圆至极、没有任何缺点的圆球。
  
  ????就像是同时向着绝对不同方向飞去的两个野蜂群。
  
  ????那些水珠蕴藏着青山剑阵的森然剑意,落在天光峰的崖壁上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却留下了极深的小洞。
  
  ????就像是滚烫的油珠落进了雪里。
  
  ????碧湖峰的水终于荡了出来,在树林间奔涌着,似万匹野马。
  
  ????上德峰的积雪不停滑落,发出更加惊人的轰鸣声。
  
  ????暴雨渐横,猿啼更哀,远处那些没有阵法稳固的山峰逐次倒塌。
  
  ????阴云被冲天而起的剑意撕开了一条极大的口子,可以看清楚更高远的地方。遥远的雷域里,那些蕴藏着恐怖能量的漩涡高速旋转,在虚境与罡风之间映照出宝石般的光环,给人一种极为压抑而恐惧的感觉。
  
  ????“青山剑阵要毁了……”
  
  ????广元真人收回望天的视线,看着崖畔那两个紧握着承天剑的身影,脸色苍白说道。
  
  ????无论是还留在峰顶的那些人,还是已经避至空中的青山弟子们,这时候的脸色都很苍白。
  
  ????这个时候,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人站了出来。
  
  ????过南山驭剑来到天光峰外的云海上,看着崖畔的那两道身影,脸上流露出毅然的神情。
  
  ????他是前任掌门柳词真人的首徒,自幼在青山长大,对这里有着远超生命的热爱与责任感。他想用自己的死亡来劝说太平真人与掌门真人放手,就算无法打断这场青山剑阵之争,也算是做了些什么,这就是以命相谏。
  
  ????顾寒以及林无知、幺松杉等三代弟子猜到了他的想法,神情微变,却也是毫不犹豫地驭剑相随。
  
  ????他们准备以死殉青山。
  
  ????“歇了吧。”
  
  ????卓如岁看着崖畔那两道身影,有气无力说道:“太上最是无情,就算你们全部死在他们面前,他们也不会松开承天剑。”
  
  ????顾寒听着他这句话对师父极其无礼,想要训斥两句,却发现无言以对。
  
  ????不管是太平真人还是井九,都是这样的人。
  
  ????“像他们这样的老家伙,哪里会被寻常生死所扰?让他们自己玩去。”
  
  ????卓如岁的声音有些疲惫,抹掉脸上的雨水,继续说道。
  
  ????整座天光峰乃至天空里的人们,都听到了他的话,望着崖畔的视线里情绪更加复杂。
  
  ????青山多妩媚,此时却是满目疮痍,难看至极。
  
  ????难道领袖修行界数万年的青山宗,就要因为最了不起的这对师兄弟之争,就此退出历史舞台?
  
  ????“真他妈的难看……”卓如岁吐了口带血的唾沫,冲着崖畔的那两道身影大声喊道:“真难看!你们两个老祖宗当着这么多徒子徒孙的面,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,弄成这副鬼德性,很难看啊!要死能不能死远点儿?别拖那些猴子陪葬?”
  
  ????……
  
  ????……
  
  ????井九与太平真人没有理会卓如岁在说什么,这个时候他们的眼里没有别人,只有对方。
  
  ????忽然,管城笔从太平真人的袖子里飞了出来,蘸着如墨汁般的雨水,写了几行字。
  
  ????于是那两个人的眼里除了对方,还多了这些字。
  
  ????那些字迹很是潦草,但勉强能够看清楚意思。
  
  ????被两心通控制的柳十岁,眼看着青山剑阵即将崩解、青山群峰即将毁灭,不知如何迸发出了强大的精神力量,操控着管城笔,做出了最后的劝说。
  
  ????忽然,一阵狂风从远处吹了过来,风里夹着雪粒,显得极为寒冷。
  
  ????哪怕是如此势急的暴雨,都被这阵狂风吹的倒飞而起,仿佛天地倒转。
  
  ????几道正要落下的闪电,忽然间断成了无数截,就这样变成了碎片,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雨空里。
  
  ????天空里的修行者们根本无法在风里站稳,惊慌失措地四处躲避,就连谈白真人、水月庵主这样级别的大物都避到了更远处,不愿与这场风正面相抗。
  
  ????峰顶的积水尽数被狂风吹起,还在骂着死老头子之类言语的卓如岁被风灌进腹中,哪里还说得出话来。
  
  ????阴云骤然被风吹散,露出湛蓝的天空,却不知道太阳躲去了何处。
  
  ????当这阵恐怖的狂风消失之后,人们才知道风因何而起,那是一道响彻天地间、无法想象的巨大声响。
  
  ????人们形容巨大的声音往往会用轰隆的雷鸣,最夸张的时候大概会说数万道雷鸣同时响起,可这道巨大的声响远远超出了这种程度。
  
  ????很多境界稍差些的青山弟子与各宗派修行者直接被震的昏死过去,向着崖下飘落,直到被师长们惊险地救起。
  
  ????天光峰顶的那座庐破碎无踪,就连元龟驮着的那座石碑上都出现了一道极细小的裂口。最不可思议的是,崖畔罩着那两道身影的青山剑阵光罩……都开始颤动不安,有了些不稳的征兆!
  
  ????无数道视线向着狂风起处望去。
  
  ????上德峰覆着无数的冰雪,就像座雪山。
  
  ????雪山之巅站着一只体形巨大的黑狗。
  
  ????黑狗看着天光峰崖畔的两道身影,眼神冷漠至极。
  
  ????……
  
  ????……
  
  ????天空忽然放晴,暴雨就此无踪,湛蓝的天空如瓷,太阳依旧不见,青山大阵也不见了。
  
  ????因为崖畔那两道身影消失了,承天剑随之而去,想必青山剑阵去跟着他们去了别的地方。
  
  ????人们再次望向远处的上德峰,却发现那处的峰顶只有万年以及今日落下的雪,并没有那只巨大的黑狗身影,仿佛先前那幕画面从未出现过。
  
  ????可那道恐怖的狂风就在前一刻,那道难以想象的巨大声响仿佛还在天地间回荡。
  
  ????那只如山般的黑狗到底是什么?
  
  ????大多数人很快便想到了答案。
  
  ????青山镇守夜哮。
  
  ????只有这位战力通天、能与麒麟正面相抗的青山镇守才有如此威势。
  
  ????当它冲天而哮,就连太阳都不敢出现,故名夜哮。
  
  ????……
  
  ????……
  
  ????天光峰顶恢复了暂时的宁静,泥水顺着石缝向着崖下淌落。
  
  ????卓如岁清醒过来,想着先前自己骂的那些话不由双腿一软,倒在了师兄过南山的怀里,当然也是因为他伤势太重的缘故。
  
  ????顾清与元曲的伤势也极重,好在没有生命危险。
  
  ????赵腊月走到崖畔,向着远处的上德峰望去。
  
  ????鲜血从衣服的破口处不停涌出,她看都没看一眼,如漆般的浓眉微微蹙着,显得很是担心。
  
  ????雀娘落在她身边,担心问道:“先生与那位去了哪里?”
  
  ????井九与太平真人不会放开承天剑,就等于带着青山剑阵在身边,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不可能离开青山,可为什么这时候青山群峰恢复了平静?
  
  ????包括赵腊月在内的很多青山弟子都猜到了,他们应该是去了隐峰。
  
  ????当初方景天与广元真人、井九与方景天的两场通天之战都是在隐峰里进行的。
  
  ????因为某种暂时未解的原因,隐峰里发生的事情,似乎很难影响到别处的世界。
  
  ????井九与太平真人去隐峰,想来与先前忽然出现的夜哮大人脱不开关系。
  
  ????所有人都在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隐峰一角,雀娘不知道赵腊月为何会望着上德峰。
  
  ????没有人注意到,从始至终一直闭着眼睛的元龟不知何时悄悄睁开了眼睛。
  
  ????它的眼睛睁的很小,勉强算是一条缝,要隔得很近才能看懂它的眼神,看到里面的愁苦与感慨还有恼怒。
  
  ????你们师兄弟一直当我不存在,结果那条狗一生气就这么听话,有本事别来烦我啊!
  
  ????剑狱在上德峰底,知道通往隐峰通道在剑狱深处的人就是赵腊月这些峰主。
  
  ????但南忘与广元真人没有看着上德峰,他们盯着天空里的某个地方。
  
  ????谈真人站在一朵云上。
  
  ????白真人在另一朵云里。
  
  ????……
  
  ????……
  
  ????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井底。
  
  ????当年景阳与柳词、元骑鲸吃了一顿火锅,向太平真人走去。
  
  ????今天他与太平真人站在那道天光下,手里紧握着承天剑,就像两个叼着虫子不放的好斗公鸡。
  
  ????卓如岁说的一点都没错,这画面真的很难看,完全不符合他们的身份以及在修行史上注定会有的地位。
  
  ????所以尸狗的眼神也很难看。
  
  ????它居高临下看着这对师兄弟,呼吸渐渐平静,不再有大风刮过,眼里的怒意也渐渐消退,但也绝不像平日那般温和,而是异常坚定与强大。
  
  ????不管你们怎么弄、怎么争,都不能毁了青山。
  
  ????青山不是你的或者你的,而是青山所有人的。
  
  ????我是青山镇守,就要守着这里,谁可能毁灭它,我就要对付谁。
  
  ????按道理来说,井九与太平真人这时候等于随身带着一座青山剑阵,便是连雪原里那座孤峰都敢走一遭,不应该受任何威胁,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尸狗的话真的起到了作用,所以他们才会冒着剑阵脱离的危险,从天光峰顶来到了这里。
  
  ????太平真人叹道:“这算什么?忠犬翻身当主人?”
  
  ????井九说道:“我没当过它的主人,所以你更应该难受些。”
  
  ????太平真人向着剑狱深处走去。
  
  ????他拿着承天剑的一头。
  
  ????井九拿着另一头。
  
  ????他不想松开承天剑,也只能跟了上去。
  
  ????在高处看去,他们就像两个用木棍牵着彼此的小伙伴,在幽暗的通道里渐行渐远。
  
  ????看着这幕画面,尸狗的眼神重新温和起来,还多了些同情与怜悯。
  
  ????剑狱里的通道可以容纳尸狗在其间自如行走,对人类来说,自然很宽大。
  
  ????但青山剑阵被他们压缩到了极致,也至少有十余丈方圆,只能勉强通过。
  
  ????可能正是因为满足了这个条件,尸狗才会现身。
  
  ????承天剑散发着淡淡的剑意,真正森然而可怕的剑意在两人身周的空间里隐而未显。
  
  ????没有人能站在他们中间,甚至没有事物能靠近他们。
  
  ????剑狱里异常幽静,没有任何声音,只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,囚室里的那些妖物邪魔仿佛都消失了一般。
  
  ????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太平真人的左脚落下时稍微向侧方偏了几寸,只听得擦的一声轻响,被无数阵法加固的坚硬石壁上出现一道清晰而深刻的剑痕,如金属般的沙子簌簌落下。
  
  ????通道两侧的囚室依然安静,却仿佛能够嗅到一种名为惊恐的味道,紧接着隐约传来硬物的撞击声,竟似有囚徒吓的在发抖。
  
  ????有资格被关在青山剑狱里的囚徒,不是邪道大人物便是冥界的凶悍妖人,不知道屠戳过多少生灵,见过多少血,之所以此时显得如此胆小,自然是因为那些可怕剑意。
  
  ????谁能想到青山剑阵这种bet36最新备用网址_bet36网址是多少_bet36在线体育投注大陆最凶煞的存在,居然能够变成实物,就这样出现在他们眼前?
  
  ????那些囚徒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不敢有任何动作,生怕一刻被青山剑阵切成了碎片。
  
  ????任何事情都是越怕越来。
  
  ????太平真人的左脚再次偏离了方向。
  
  ????那些凌厉的剑意如切纸一般切开了坚固的石壁,让一间囚室出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  
  ????那间囚室里关着的是一名邪道妖人,长发披肩,双眼血红,脸色苍白,满是惧意。
  
  ????很明显这名邪道妖人误会了些什么,以为太平真人与井九是来杀自己的,发出一声绝望而疯狂的呐喊,运起魔功便向外冲了出来。
  
  ????依然是悄无声息,如阳光融雪,那名邪道妖人就这样消失在了太平真人的身前,被青山剑阵变成了最细微的尘粒,便是那些喷溅出来的血,也都被切成了碎粒,如雾一般充溢着通道。
  
  ????“这是你第二步走错。”井九说道。
  
  ????太平真人说道:“不重要。”
  
  ????“这说明你累了,因为你老了,虽然你用的是十岁的身体。”
  
  ????井九看着他说道:“换作当年,你怎么会像今天这般勉力行事?如此毫无美感,与你最瞧不起的那些苦力有何区别?”
  
  ????不知从何时起,太平真人握着承天剑的手开始微微颤抖。
  
  ????“欲行大事,当下苦功。”太平真人转身望向他说道:“你不也飘了?”
  
  ????井九已经完全离开了地面,就像清风一般在剑狱里穿行至此。
  
  ????都不容易。
  
  ????来到某处,太平真人停下脚步,望向侧方那条安静而狭窄的通道,眼里流露出极其复杂的情绪。
  
  ????很多年前,他被景阳与柳词、元骑鲸暗算重伤,便被关在这间囚室里。漫长的牢狱生涯,没有改变他的性情与想法,但终究还是改变了很多事情,比如他的臂骨被他练成了形为骨笛的剑,比如他老了三百多岁……
  
  ????那条通道很安静,没有什么屏障,就连尘埃都看不到,千里冰封的剑意隐藏在墙壁里。
  
  ????太平真人看着通道尽头的那间囚室,忽然问道:“你把小的关在这里,就不怕大的来找你麻烦?”
  
  ????当年井九带着雪姬来青山,柳词下了严命,群峰死寂如墓,没有任何人看到,却瞒不过当时在石梁上的阴凤。
  
  ????井九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,视线落在他的手上,说道:“你真的不放?”
  
  ????太平真人想到某种可能,神情微变,却还是没有松开承天剑。
  
  ????井九望向通道尽头的那间囚室,说道:“那就麻烦您了。”
  
  

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